<address id="t1pv9"></address>

<address id="t1pv9"><form id="t1pv9"></form></address>

    <sub id="t1pv9"></sub>

    <noframes id="t1pv9">
    <form id="t1pv9"><nobr id="t1pv9"></nobr></form>
    <address id="t1pv9"></address>

    ?

    文藝作品

    戲?。骸秳⒗习藭H家》

    來源:《牡丹文藝》2021年第1期 2021-03-25



    劉老八會親家

    郝惠勤



    編者按:戲劇《劉老八會親家》在山東省文化和旅游廳舉辦的“2020年度山東省群眾藝術優秀新創作品征集大賽”中獲獎。國家和省藝術研究院許多著名專家評委在觀看了演出和錄相后對此戲給予了很高評價。本期《牡丹文藝》將在編發此部戲劇之前選登兩則專家評論,以期給戲劇領域的創作和研究提供更多啟迪。

    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導師張百靈評論:《劉老八會親家》是個不錯的小戲。編劇創意新穎,語言流暢,唱詞優美,在塑造人物典型方面,有創新突破。戲劇道白口語化,通俗化,利用家長里短的親情故事,詼諧幽默地表現了“扶貧先扶志”的主題思想,在寓教于樂中讓觀眾接受“三觀”教育。

    山東省藝術研究院著名導演楊昆評論:這部小戲,無論戲路還是道白唱腔,都很生活化,雅俗共賞,押韻合轍。利用傳統戲的“誤會”“巧合”法,設置了“兩親家”和未過門的兒媳婦三個人物,很接地氣。人物雖土但不惹人厭,通過他們的口,說出了觀眾想說而沒有說出的話,能夠讓觀眾產生強烈共鳴。


    時間:當代
    地點:魯西南某鄉鎮酒店
    人物:劉老八(八)——農民
                 楊春花(楊)——農民企業家,
                 劉老八閨女未來的婆婆
                 小紅(紅) ——劉老八未婚兒媳

    【幕啟:劉老八唱著“路戲”紅臉腔興沖沖地上】

    畫外音:劉老八,你欠我的酒錢還不還?
    (劉老八躲藏)
    畫外音:你跑!我喚狗咬你!
    八:伙計,別別別,還還還!三天就還,連本帶利,分文不少。
    畫外音:那好,我等著。
    八:(招手)好,好。(扭頭)呸!奶奶的,人沒錢了,狗見了都咬。這兩天你找八爺要賬,過兩天就叫你找八爺借錢。你還不知道,老八我時來運轉啦!
    (唱)劉老八我樂哈哈,
    閨女找了個好婆家。
    婆婆身價上千萬,
    可救了我這個窮疙瘩。
    (白)兒子定親要用錢,兒媳婦的彩禮閨女填!
    (抬頭)到了!服務員!
    (小紅上)
    紅:歡迎光臨!大爺,里面請!
    八:帶路。
    八:小姑娘,我問你,有個大款女士進來了不?
    紅:什么大款小款 ,臉上又沒寫著。請問你找哪位?
    八:農民企業家——赫赫有名的楊春花。
    紅:你是?
    八:我是他親家劉老八。
    紅:劉老八?我在青島談了個男朋友,他說他爹也叫劉老八。(朝向八)大爺,你是哪莊的?
    八:大劉莊。
    紅:(旁白)還真是他。
    八:小姑娘,我跟你說,今天和楊春花俺是親家會。好酒好菜盡管上,大款買單。咦,我怎么沒看到你們的酒?
    紅:這邊,這邊。(指向一旁的酒柜)
    八:(拿起酒瓶一晃)咦,滿花。好!干兌兩口,(從懷中掏出空酒瓶)我再順她半瓶,明天不用買了。
    紅:大爺,你……
    八:我怕酒喝不了。小姑娘,一會兒楊春花來了,俺吃完喝完,剩酒剩菜統統打包。浪費可恥。
    紅:中。
    八:(旁白)三天不用動鍋了。(朝向紅)楊春花到底來了沒有?
    紅:來了,接了個電話又走了。今年是脫貧攻堅決勝年,她去簽合同了,說要包下最貧困的那幾戶。
    八:她給貧困戶每戶發多少錢?
    紅:不給錢,送蔬菜大棚。
    八:大棚?我才不要那玩意兒哩,累死人!
    紅:(旁白)早聽男朋友說他爹有點懶,這可不是一般的懶呀!
    八:哎,小姑娘,楊春花扶貧名單里有我嗎?
    紅:不知道,有好幾戶哩。
    八:那她得掏不少錢不?哎喲,乖乖,到底是財大氣粗,這回我估計要個百兒八十萬的不成問題。小姑娘,大款來了喊我一聲,我先下去拉個清單。
    (劉老八下)
    (紅收拾東西后下)
    (楊春花上)
    楊:(唱) 接電話會親家紅燈酒店,
    楊春花扶貧攻堅不畏艱難。
    與親家俺本是小學伙伴,
    用親情加友情助他向前。
    (白)緊趕慢趕,還是晚到了十分鐘。
    (向內觀看)親家!
    八:來啦!
    楊:對不起,老同學,我來晚了。
    八:沒啥沒啥!老同學?你是楊春花?
    楊:對,是我。
    八:喲,光在電視上見你,愣是沒認出來。扎羊角辮的小姑娘成了大企業家了。
    楊:老八,做夢也沒想到咱們會成為親家。聽孩子們說他們很投緣,今天是不是把親事給定了?
    八:咱門不當、戶不對,你不嫌我窮?
    楊:啥話?窮則思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嘛!
    八:對,這話我愛聽。我是貧困戶,你是扶貧模范。 咱兩家結個對子,這不是正好的事。
    楊:只要你肯干,我就幫你。(向內)小紅,上菜!
    紅:唉?。t端托盤上)
    八:喝個小酒,越過越有。
    楊:有你的酒喝!你給我養了這么好的兒媳婦,我大大的壺請你。
    八:來,開門紅,走一個。(大口吃菜)
    楊:慢點慢點。
    八:早晨我就沒吃飯,光等這一頓了。
    紅:姨媽。(把倒滿酒的杯子端給楊春花)
    楊:這是我外甥女小紅。(指老八)這是你表弟未來的岳父。
    八:喲,咱還成親戚了哩。
    紅:是啊,你們都是我的長輩,我一定做好服務。
    八:這姑娘會說話,有婆家沒有?
    楊:正談著,你村的。聽說小伙子不錯,在青島發展呢。
    八:俺兒也在青島。唉,在外混事兒不易呀!談個對象,買車買房,我別說幫他買車買房了,連親都定不起。
    楊:有啥事說出來,我幫你。
    八:啥幫不幫的,俺兒的事以后再說,今天咱先說說你兒和俺閨女的事。關于孩子的彩禮問題,我拉了個清單。
    楊:請講。
    八:(唱)俺先要萬紫千紅綠一片,
    紅:十多萬呢。
    八:俺再要父母養老八萬三。
    紅:又加八萬。
    八:俺還要四圈汽車和房產,再加上實木家具電器全。
    紅:你這叫獅子大開口。
    八:(唱)誰家定親不下禮?
    誰家娶妻不花錢?
    楊:(唱)娶妻嫁女要節儉,更不該要養老錢!
    八:喲,咋唻?財大氣粗,長脾氣了!這點錢就嚇著了?剛才還說“有困難我幫你”,轉臉不認賬了?說句明白話,到底給不給?
    楊:不給,我幫貧不幫懶。
    八:我怎么窮的你知道不?我為了給老婆看病拉了一身賬,最后她還是撒手走了,從那,我混得一個屋里四個旮旯,老鼠都不給做伴。
    楊:那也不能破罐子破摔。
    八:我摔了,你咋著?
    (唱)楊春花你不要欺人太甚,
    有幾個臭錢就作踐窮人。
    楊:老八!
    (唱)你睜開眼睛看一看,
          還有幾戶未脫貧?
          你又懶又饞不上進,
          想財想錢鬼迷心。
    八:任憑你說得天花亂墜,我有我的一定之規。
            我再最后問你一句:非讓我種大棚不可?
    楊:就送大棚,愛要不要!
    八:那這門親事,他奶奶的,程咬金燒窯——撤伙!
    紅:大爺,不能撤,你撤了兒媳婦飛了,你兒還認你這個爹不?你不是還想找個老伴嗎?
    八:(旁白)哎,我把大棚收下,然后轉包。這小姑娘不是挺能說嗎,就包給她?。ǔ蚣t)小紅,過來,我收下大棚,然后轉包給你,行不?(見紅點頭)現金交易,概不賒賬。這叫懶人有懶福,泥胎住瓦屋。
    楊:老八,你真是托不上墻的爛泥!你轉包大棚?不行!
    八:我不包我上哪里治錢去?
    楊:你就想著錢、錢、錢!
    八: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錢是萬萬不能的。小紅,要是你,你婆家不給你錢,你嫁嗎?
    紅:我……
    八:看看,她不嫁不!我也不愿意伸手要錢哪,我是沒法呀!
    楊:沒法?
    八:沒法。為了俺兒定婚的事,愁得我那天弄了半斤豬頭肉,八兩二鍋頭,喝得我暈頭轉向,一頭扎到羊圈里睡著了。睡著睡著做了個夢,夢見了羊羔子正屙金豆子哩,閃閃發光。我老八不信,拾了個金豆子咬咬試試真的假的,用牙一咬呀, 哎呀,弄了一嘴羊??。
    (眾笑)
    紅:哈哈,大爺,別做夢了,來點實際的吧!咱爺倆合伙種大棚,我出技術你出力,四六分成。
    八:你四我六?
    紅:中。
    八:可是……
    楊:別可是了,你還想尋個媳婦不?
    八:想。哪個龜孫不想。
    楊:等大棚種好了……
    八:就有媳婦了?
    楊:媳婦迷。
    八:我不是順你的竿爬嗎?我是說有錢就有兒媳婦了。
    楊:你呀!
    八:你啥你,愁死我了。
    楊:親家!
    (唱)脫貧困必須要努力奮斗,
          想致富就應該多把汗流。
          黨中央精準扶貧大路鋪就,
          眾百姓芝麻開花步步高樓。
         只要你勤勞動起腦來又動手,
         定能圓小康夢幸福長留!
    (白)親家,只要你立志辛勤勞動,你兒結婚的費用我包了。
    紅:姨媽,咋能讓你包呢!只要大爺和我一塊種大棚,他兒娶媳婦的費用我包了。
    八:你包?能得不輕!
    紅:一言為定。
    八:我和你八竿子打不著,憑什么聽你的?大棚種得再好,遠水解不了近渴,我總不能拿空頭支票送兒媳婦吧?
    紅:怎么不可以,只要種好大棚,你兒媳婦一分錢不要。咱打個賭不!
    八:打就打,到時候要是兒媳婦岔了……
    紅:那就讓你兒娶我。
    楊:小紅,難道……
    紅:(點頭,與楊耳語)
    八:別慌,我剛喝了六七兩,我有點暈。我捋捋……瞎胡亂,媳婦是亂娶的嗎?
    楊:(示意)老八,只要小紅愿意,你兒求之不得。
    八:(忽然明白)小紅,你是俺兒的對象?你不是在青島嗎?
    紅:剛回來半年。
    八:(羞愧地)哎呀,我的爹,我的爺,我的襪子我的鞋,我這是弄的啥耶……
    (唱)丟大人,人丟盡,
          老八我里外不是人。
         親家苦口把我勸,
         政府扶貧為人民。
         如果我再瞎胡混,
         沒臉沒皮沒良心。
    (白)親家!小紅!
        會親家讓我找到了本,
       氣節才是做人的根。
       從今之后我一定改,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楊:說得好!人窮志不能窮,脫貧不能等靠要!習主席說了:“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
    八:主席說得對,天上不能掉餡餅。
    楊:羊屎蛋子更不會變金豆子。
    八:別羞我了咳!我覺得這會兒腰板硬了,也摘帽啦!
    楊:萬里長征一步沒走,就甩掉窮帽子了?
    八:是懶帽子。
    楊,紅:先摘懶帽子,再甩窮帽子!
    八:對,先摘懶帽子,再甩窮帽子。中不中,看行動。哈哈!喝酒!
    眾:(舉杯)

    【全劇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