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藝評論

《油彩墨彩兩相宜——讀孫建東繪畫作品》

來源:《牡丹文藝》2021年第1期 2021-03-12



油彩墨彩兩相宜
——讀孫建東繪畫作品

楊小薇

 
 
孫建東:1988年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1996年研修于浙江美術學院?,F為菏澤市文聯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山東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山東省國畫院副院長,菏澤市美術家協會主席。

一個杰出的藝術家必須具備四種能力:強烈的感受,敏銳的觀察,新穎的構思和準確的組合——這是意大利浪漫主義作家烏哥·富斯科洛概括出來的美學原則。他詳加閘釋:出類拔萃的畫家和詩人是這樣的人,他的心靈能夠強烈地感受到跟自然的創作物混雜在一起的種種美的事物;他的才智能夠敏銳地觀察到這種美的事物;他的想象力足以把這些分散的美的事物,構思為新的集中的和完全理想化的事物;最后,他的理智善于以恰當的方式把這種種美的事物組合為和諧的整體。菏澤市文聯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山東省美術家協會理事、菏澤市美術家協會主席孫建東先生就是這樣一個畫家,他時而游走于色彩斑斕的油畫水彩世界,時而又回歸到濃濃淡淡的水墨畫之鄉,在油彩與墨彩、具象與意象之間進入一種游刃有余的自由的境界。

 
鐘情大自然
 
孫建東的油畫創作以風景寫生為主,這與他的藝術追求緊密相關。他曾動情地說:“對于畫家,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春天’——夏天的山野,秋天的泥濘,冬天的風雪……一切都能在畫家的眼底里構成美的形式。古人學畫提出要‘師造化’,這說明畫家要想獲得真知,其最好的老師就是大自然。”翻開一部人類藝術史,期間以寫生為終生追求的藝術大師比比皆是。諸如西方的莫奈、凡高、塞尚等等,他們留傳于世的大量作品幾乎都是在對人物或對景寫生中完成的,他們擺脫了人為的“主題”在藝術創作中的主導作用,以純粹的、鏗鏘有力的個性繪畫語言詮釋大自然的奧秘和內蘊。而中國現代藝術大師黃賓虹從少年時代即已攜紙筆游歷寫生,早已深諳中國繪畫特有的觀察與表現大自然的基本觀念和方法,一直到閱歷深厚、年已古稀之時依然大量寫生,以一種求道的虔誠,“澄懷味象”,“靜參內美”,期望在與大自然的參悟對話過程中,探求新的屬于自己的繪畫語言。孫建東深諳個中三昧,同樣如此。他長期以來熱衷于寫生,始終飽含著內心的激情,他以一種“神采奕奕的生命感”來表現大自然“色彩的幻覺,光的跳躍,結構的運動,形狀的變化……”在他對大自然的凝神觀照中,看出了物象的種種點、線、面、體塊、色彩,以及這些因素的互相配合,它們的結構以及貫串其中的節奏和韻律,在畫布上生動地呈現出他出于內心的風情萬種的大自然。孫建東的寫生,自始至終是一種“以目會心,以心運手”的創作活動。他說:“作畫始于感性,又以感性告終,中間的塑造過程則由理性主宰。然而理性與感性又是互相聯系的,只是在哪個時候,哪個方面較為突出而已。”這里所說的感性,應理解為畫家的藝術修養、審美意趣、文化底蘊、生活經歷等所形成的對大自然敏銳的感悟和體驗;而理性則是在技藝層面上駕馭自如的把握能力和富有獨特個性的繪畫語言。而這二者能否相輔相成,有機融合,則全賴畫家的天賦才情和長期歷練。孫建東二者兼而有之,且運用裕如,得心應手,終收厚積薄發、漸入化境之效。

 
注重生活感受
 
美,蘊藏在生活之中。古今中外一切優秀的藝術作品無不來源于生活,來源于藝術家對生活的深刻認識、積累和情感。古往今來,“搜盡奇峰打草稿”已成為畫家從生活到創作的必由之路,也是畫家走向成功的階梯。豐富多彩的現實生活有著極其生動的內容,是藝術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藝術家只有深入生活,通過創造性勞動,才能創作出滲透著濃厚感情、更鮮明更集中反映生活本質的藝術作品。這些作品又從精神上愉悅著人們,從情感上打動著人們,使人振奮并促進生活美的發展。
孫建東曾到很多地方寫生,他的每件作品正是來自于他的寫生印象。在自然環境中有一種讓人禁不住的興奮,特別是久居都市的人,對于這種清新的自然氣息會更加敏感。孫建東的很多作品所表達的正是這種感覺。在他的作品里,我們不僅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蓬勃生機,生命自由自在地繁衍、生長,還能夠感受到畫家充盈的創作激情。在他的作品中,孫建東以他高度純熟的技巧,皴皴點點、虛虛實實,將一處處蔥蘢茂密、繁花盛開的野草地表現得淋漓盡致。幾朵牡丹、幾片荷葉,或俊秀清雅,或空靈飄逸,或浪漫奔放。畫面內在的嚴謹性與表現的隨意性巧妙糅合,恰到好處。畫家的藝術思考和深厚功力也力透紙背。他的作品無一不是作者對生活的深刻認識、積累、提煉和加工的結果,這也足以說明生活是孕育藝術之果的母體。只有在面對自然,以生活為根基,以自我感受為靈魂,用心靈深處涌動著的激情而獲得的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第一手資料,才能為作者的創作奠定良好的基礎。他的畫作之所以強烈地震撼著人們的靈魂,是與作者挖掘生活的深度,以及轉化為畫面上的藝術激情和獨特的藝術感受有著深刻的關系。



廣泛借鑒與融合
 
在當代中國美術界,一些有追求的藝術家都想在創作上有所突破:運用毛筆作畫的,力圖從國外藝術潮流中吸收營養,進行藝術變革;執油畫筆與刮刀的,卻在精神的旅途上,渴望向著民族傳統回歸。無論是借鑒西方,或是拜祖皈依,在這些有理想、有思想的創作者的推動下,當代中國美術界可謂異彩紛呈。在這股大思潮中,孫建東的油畫、水彩畫、國畫,無疑是值得關注的作品。孫建東主張“會中融西”,在技術層面上學習、掌握和改造西方油畫技法,在文化層面上注重中國本土的審美觀念和民族精神,而反對那種簡單套用傳統中國畫模式的表面化的民族形式。孫建東擁有中國本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雙重素養,熟悉中西兩種傳統繪畫圖式,同時他的藝術個性又非常鮮明,因此他能夠從技法到觀念上對中西藝術進行深層的融合,從而創造出一種富有本土文化精神和時代感的個性化的繪畫風格。


 
藝術的創新精神
 
生活是藝術的源泉,真情是藝術的生命。孫建東把他的全部熱情與精力傾注于他所摯愛的藝術事業,“作為生活在當下的藝術家,我們是有擔當的,我們必須要思考這樣的一個命題:我們能給時代留下什么?我們的藝術作品能傳達什么?”孫建東認真地闡述著他對藝術的認知。
孫建東說:“所謂‘外師造化,內得心源’,我們要師的是當下的時代,是當今的世界,得的是自己對時代發展和世界變革的心靈感悟,這兩者的結合,才使得我們的藝術作品具有創造性、創新性。”筆墨當隨時代,時代的內涵變了,筆墨要跟著變化,要根據不同的環境,創造出不同的筆墨。在創作中,孫建東一直致力于創新,他勇于突破傳統的限制,喜歡嘗試著各種媒介材質,不斷地透過筆墨、紙張、油畫、水彩等不同的媒材和方法,強調要創作出既是個人風格,又屬于當代的中國畫、水彩畫、油畫,從而探索更多藝術創作的可能性。孫建東的繪畫作品從思想上傳承了中國傳統的人文理想和藝術主張,并以開放的姿態學習西方繪畫技巧,融合中國傳統筆墨,書寫現代題材作品,他為探索中國畫的發展履行著一位畫家的神圣職責。
 
成功的藝術家總是傳遞一些思想,孫建東就是這樣的藝術家,他的作品以環境、自然、生態為切入點,更多地投射著他對于現代生活的審視和表達。傳統的繪畫元素在他筆下形成對當代生態的關注與啟示,從而提出生態關懷的人文理想依附于當代思考和實踐。也正是帶著這樣的一種人文情懷和關注生態的憂患意識,才使得孫建東的作品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和朦朧詩一般的色彩,從而透出廣袤、空靈、抒情的格調,一種平和含蓄的美。

 
(本文作者楊小薇,系中國美術家官方網副主編,人民美術出版社《中國畫》叢刊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