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1pv9"></address>

<address id="t1pv9"><form id="t1pv9"></form></address>

    <sub id="t1pv9"></sub>

    <noframes id="t1pv9">
    <form id="t1pv9"><nobr id="t1pv9"></nobr></form>
    <address id="t1pv9"></address>

    ?

    文藝評論

    《靜水流深——評翟永華的書法》

    來源:《牡丹文藝》2021年第1期 2021-03-17




    靜水流深
    —— 評翟永華的書法

    周 斌

     

    翟永華:1962年生于山東省東明縣。先后研修于中國美院、中國書法院。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山東省書法家協會理事、楷書委員會委員,菏澤市書法家協會主席,菏澤市政協書畫院副院長。

    永華的字,像一枚枚沉香木,我們這些忙碌奔波的人,仿佛能聞到作品中傳來的幽香。它們凝重、簡淡,里面好像隱含著禪意與佛理,給人以繁華燦爛之后重歸寂靜的感覺。
    永華的作品,在形式方面沒有絲毫的造作,在創新方面也不刻意而為,這來自于他的眼光和自信,他認為那些“猛士書法家”的特點是標新立異,但若無功力植根,終究是無根之木,不會成為發展的趨勢。
    永華的書法,給我最強烈的印象是自然而然,不刻意地凸顯與張揚某種技法,他所強調的恐怕更是一種靈心與靈性。
    這一方面要借助于永華多年臨池習書所獲得的深厚功底與熟練的技法。他遍臨古人字帖,于鐘繇、二王更可謂研習精深,這使得他的書法作品有一種晉唐神韻,此外,永華對于從石鼓文、流沙墜簡、刑徒磚、魏碑、唐人寫經,都進行過精微臨摹,可謂諸體兼擅,字字精到。另一方面,在我看來也是對于一個書法家來說最為重要的,就是在心性方面的修為。 
    永華自己說:“修身養性永遠不可低估。書者當自省學書動機,提高境界,在書藝中找到真我。”因此,他非常喜歡哲學家孔子,認為“孔子重視心靈體驗和生命感覺,從事書法要多學學孔子的悟性”。
    現在的中國書壇,很多書家把書法當作自己的“專業”,在潛意識中認為自己超越于他人的地方在于自己掌握了他人所不具有的技能,如果這樣認識書法,就將自己和書法的格調都一起降低了。在當代書壇,也有一種有意識地和傳統文人書法決裂的創作方式,這雖然在技法和書法表現形式方面做出了一些探索,但書法不是設計,也遠不僅僅是技法的運用與表現,如果一個藝術家停留在技藝展示的層面上,他的作品可能只會博取觀者的眼球,而打動不了觀者的心靈。
    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也就是說古人的學習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心性修養,而今人的學習卻是為了向別人炫耀??鬃铀隙ǖ氖枪湃说?ldquo;為己之學”,若按照孔子所說的標準,那些僅僅在技法層面刻意創新的書家應屬于“為人之學”,而永華的書法,則應屬于“為己之學”,因為他的創作,最終關注的是自己的內心,他在通過書法探索自己靈魂的深處,他在自己的學書感悟中曾說:“心靈無蒙蔽,本性歸自然。這時候人的感覺是純真的,也是高貴的,以此表現出的形式也一定是清水芙蓉般美好。”可以看出,永華所重視的是在追求崇高典雅的精神境界過程中對于心靈自由的體驗。
    永華的書法直接和心靈相通,是他靈心和靈性的展現。在他的作品中,見不到世間俗務的干擾,簡到極處,純到極處,在境界上和弘一法師李叔同的作品相通。他的作品無絲毫的喧囂與浮躁之氣,而是如靜水深流,如寒波澹澹而起,白鳥悠悠而下,給我們一種極度的安靜之感。我想,這也許和永華把書法當成自己的信仰有關,他對書法的這種虔誠,讓我們看到中國書法精神的延續,書學中的真義猶如黑夜中的一盞燈火,永華是小心翼翼地守護這盞燈火的人。

    (本文作者周斌,系上海交通大學上海交大——南加州大學文化創意產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書法文化國際傳播研究所所長)






    ?